新疆2019 塔里木到克孜勒斯达坂

前一天几乎走崩溃之后,我们就商量着今天租匹马驼大包。早上刚起床,毡房老板就把马夫给我们找来了。除了我们租的那匹马,还要另加马夫和马夫骑的那匹马每天各两百的费用。虽然只租一匹马是性价比最低的方案,但是我们还是下定决心租马。一来今天的路程不短,还要一路上坡翻过全程最高点克孜勒斯达坂,二来前一天的痛苦经历确实让我们饱受摧残,减轻负重后我们可以有更轻松的心情享受旅途。马夫是一个叫别克的学过汉语的小伙子,除了他的两匹马,还带着一条叫黄毛的狗。

收拾妥当出发,已经是十一点多。轻装上路,感觉真的太好了!即使脚底仍然隐隐作痛,但少了二十公斤的负担,有了健步如飞的感觉。走过对岸,穿过河边小树林,然后便一路上坡。虽说减负后上坡轻松了许多,但在太阳的烘烤之下还是很快便觉得口干舌燥。这时从后面赶上来的Marc神秘地从小包里掏出一瓶雪碧,咕咚咕咚倒进嘴里那一刻别提有多爽快!

从河谷一路走上山脊,虽然不轻松,但也比背着大包走平路要舒服多了。一路上不用担心走太慢,想玩就玩,想歇就歇,想拍照就慢慢拍到满意为止,此时我们也不心疼租马的花费了。随着海拔慢慢升高,路边的野花越来越多,成排的雪峰也慢慢在眼前展开,底下的河谷离我们越来越远,原来我们不知不觉已经爬升了这么高。

别克一开始还走走停停等着我们,后来看我们一路玩耍,便干脆头也不回地跑得无影无踪。连续上坡消耗了我们不少体力,看着时候也不早,我们便找了处风光无限的草地坐下来吃干粮。此时Marc才突然想起出发时在小卖部买饮料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要多买些吃的喝的让马驼着上来呢!而经过小卖部的时候学文也问我用不用买些什么,我说交代给Marc就行,虽然早知道山上缺水,却也没想要多买些水!说到这里大家肠子都悔青了,身上的水也维持不了多久。

继续前行,远远看见前面一个高高的山头,在山坡下有一大群人早早便搭好了帐篷,各自占据了风景最佳的位置。在他们旁边,我们的马夫别克睡得正酣,两匹马和狗子黄毛也懒洋洋地歇着。旁边的人喊我们一起在这扎营,可我们今天的行程才走了一半,为了不影响后面的行程,今天至少得翻过克孜勒斯达坂。

上大坡之前,我们先去旁边树林里找水。我们的判断还是很准确,林边就有清澈的水流。然而,我却在水里发现了不少小动物,好在有过滤吸管,他们两人还是喝了一些,但我始终没掌握过滤吸管的使用要领,费了吸奶劲也没吸到多少水。这一路的山坡上开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黄花,都是花瓣圆圆的毛茛。但随着慢慢往山上走,黄花丛中开始出现花瓣尖尖的顶冰花。

向着那个高高的山坡慢慢往上走,后面又有一队骑马的人赶上来,他们今天也要翻过达坂。别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睡醒了,从远处慢慢地跟上来了。山坡上有一大块积雪,没喝够水的我们又跑过去找到化雪的流水喝了起来。要不是上午集体缺了根筋,此时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啊。在坡上回望来时的路,从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低洼河谷走上山脊,然后又走上这个山坡到达雪线,一会还要翻过更高的达坂,虽然不再负重,却也是靠自己双腿一步步走来,满满的成就感。

终于来到山顶,仍然是大片的小黄花,但已经有更多耐寒的顶冰花,在雪还没化的时候它们就已经竞相开放了。夹杂在顶冰花之中,有零星几朵更大一些的黄花,同样尖尖的花瓣,但它们却是之前在巴音布鲁克看到过的伊犁郁金香。山顶的风景美得更纯粹,只有贴着地面生长的开着黄花的小草。附近有几个还没人住的木屋,离达坂也没有多远,别克想让我们今晚在这住下。看时间还不到六点,离日落还有四个小时,大家体力也还充沛,我们决定再继续走两个小时,给明天留多些时间。

达坂所在的山脊相对我们目前的位置不算高,沿路的坡度也很平缓。我们很快便翻过了达坂,而达坂除了旁边高耸的石头,并没有太吸引人的地方,以至于我都没有拍照,甚至都几乎忘记达坂的样子,后来找Marc索要了照片,才依稀想法确实有路过这么个地方。但是达坂还是有着一个高山山口该有的威严,碎石和积雪代替了鲜花,但是过了达坂,野花又逐渐多了起来。

过了达坂没多久,别克又说要住下来,我们看着时间还早,仍然坚持再走一个小时,让他一小时后看到有牧民的地方再停下来等我们。结果没走多远,就看到别克找了一处没人的围栏外把我们大包卸下来了,死活不愿意再往前走。看到那队骑马的人也在附近扎营,看着周围迷人的风景和已经变得柔和的阳光,那就住这吧,但是这里风景还是比刚刚经过的山顶要逊色不少。

有两个骑马来回跑了几趟的牧民,据说是木屋的主人或是负责管理的人,说住进木屋要付一百块。我想这木屋已经长期没人住,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我们还得自己铺床用自己的睡袋,还不如搭帐篷省下这点钱,Marc却不知为啥执着于要住进木屋。后来发现木屋比想像中还要差一些,通铺的地方是黑乎乎的沙土,远不如外面的草地干净。不过,也总算有个挡风的活动空间,也不用担心野兽出没了。

由于山上地形相对平缓,没有流动的水源,附近的一个水塘看着有些混浊,我们只好去山坡上扒些积雪下来烧水。看着洁白的积雪烧开了也是一片混浊,不过好在烧开的水静置后尘土慢慢沉底了。

趁着太阳还没下山,我们分头出去玩耍了。学文跑到那边山坡上拍大片去了,我和Marc绕过这边小山头看看后面树林有没有水源。不过刚走到树林旁边,被山头挡住阳光的树林已经昏暗了下来,我们没敢走进去。已经走到第三天,今天才是第一次在太阳下山之前能够住下来,能够有时间到四周溜达。想到这里感觉很遗憾,早晚光线最好的那两段时间,我们前两天都浪费了,好在路上也有不一样的风景。

最后一缕阳光终于消失在地平线,我们回去继续烧水煮面——还是前两天没吃完的挂面——至于水里的尘土,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又再次感慨上午的失策,要不然此刻我们本该有着丰富的晚餐,还得有饮料有零食吧。

天一黑,气温还是快速下降,而这里接近三千米的海拔更是让气温比前两天晚上低了几度。于是他们两人开始拿旁边的木材来烧火取暖,但折腾了半天才终于点燃那些长时间受潮的木材。点燃后的木材却拼命冒出呛人的浓烟,整间木屋浓烟滚滚,直到我被呛得眼泪哗哗直流,痛苦地大喊大叫,他们才不甘心地把好不容易点燃的火堆拿出去。然后我们又恢复到无所事事的状态,好在此时天已经黑透,学文按捺不住要出去拍星空,我也跟了出去。

远离喧嚣的夜空,像一个巨大的半球笼罩着苍茫大地,深邃而又沉默,仿佛统治着世间一切。渺小的人类,只不过是浩瀚星河的角落中,一颗暗淡尘埃上转瞬即逝的存在。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