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3

大悲大喜Olango

起床发现外面乌云密布,还刮起了大风,我竟有点高兴,前一天潜完水的头晕耳朵痛还没恢复,今天看来有借口不潜水了。赶紧微信问教练,答说风大浪大,没法出海,只能推迟。然而实际上我前一天已经交了全部的学费和今天需要付给潜店的费用,此刻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伤心。

于是我们决定今天去对面的OLango岛。来到码头,发现早已排起了长队,据说Olango的船还没过来,不确定要等多久。从一大早一直等到了中午,看着别人大包小包的拿着一大堆行李,有带各种食品的,有带各种生活用品的,有带着公鸡的,大概是Olango岛上的物资都要从这边运过去。我们等得有些着急,一会跑码头上等,一会被风吹得太冷了跑回去大厅等,而当地人倒还挺淡定,也许等船也是他们的日常,遇上更恶劣天气可能还三两天都回不去。小朋友则无忧无虑地在码头上玩耍,大厅下面有一个空层,有一群小孩边玩水边钓着小鱼。

继续阅读
Comments

菲律宾-2

不愉快的AOW

这天下午,我们走到麦坦岛的一个角落里去找Marc原先认识的一个潜水教练,看看附近有什么潜水点,顺便我也可以考个AOW。结果发现考AOW费用比仙本那和泰国都高了不少,犹豫纠结了半天。后来想着接下来几天可能还有潜水的机会,学完AOW能够去更多好玩的潜点,于是决定报名。不过事情证明,让人犹豫的事情可能从一开始就不太令人满意,不应该勉强。

下午的理论课,OW理论复习加上AOW理论学习,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钟头。海面上原先厚厚的云层被大风刮走了,让我对第二天的潜水有些小小的期待。

继续阅读
Comments

菲律宾-1

忙乱的出发

12年在仙本那的Singamata,Jimmy跟我们说他见过最漂亮的海在菲律宾,海水比仙本那还要清澈。虽然仙本那的海已经那么漂亮,虽然没在别人照片中看到多漂亮的菲律宾,但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对此念念不忘。那位假期多到休不完的Marc同学又找我一起休假的时候,我们很快便决定还是了结这个心愿吧。

作为有7000多个岛的菲律宾,旅游和潜水的景点实在太多了。然而网上找到的各种游记和攻略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个地方,反复对比潜水资源和机票价格后,我们选定了飞宿务再坐船去杜马盖地的路线。不过后来实际的行程又是一系列的故事了。如以往一样,两人商量了好多天才确定了时间,最后只好买中转的四飞机票,还好1400多的价格不算太贵。

继续阅读
Comments

祁连-3

黑水河的两条支流在祁连县外相汇,我们的车沿其中一条向西而行,沿途是一条深深的峡谷。有段宽敞的河谷,河水清澈平缓,茂密的树林环绕,看起来风景非常秀丽,司机说这是一个徒步的景点。当时想着找天过来玩,后来几天却没再出现好天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子已经穿过了峡谷,公路两边开阔了很多,一路上都可以遥望远处的雪山。公路两边的大片草原,草都还青黄不接,只有少数牧民提前过来放牧。也许一两个月后这里会是一派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景象,如果到时山上还有这么多积雪,那这一片风景简直太美了,然而此刻只能靠自己的想像。

继续阅读
Comments

祁连-2

久仰盛名的卓尔山青旅离县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打车去到青旅,发现和想像中有些不一样,原来是这么接地气。想像中青旅座落在一片空旷的草原中央,四周被野花环绕。实际上青旅座落在村子的边上,对着牛心山那一面前面是一小片还没种上青稞的裸露田地,后面是密密麻麻的农家庭院。

但是进屋看到大厅那一大排正对牛心山的全景玻璃窗,还是很令人震撼,就是这排窗户让许多人拍出逼格满满的照片,引诱了一批又一批的装逼者前来。

然后我们奢侈地每人多花10块钱要了观景房的床位,因为现在淡季只要50块(后来混熟之后又给我们降到40块)!这满满的幸福感让我们忘记了前两天的失落。从底层的餐厅摆拍到天台,我们心满意足地臭美了一通。

继续阅读
Comments

祁连-1

在一车人好奇的眼光下被司机喊下车的时候,我们心中都是“Oh, shit!”,原打算过来看万马奔腾的草原,结果这军马场外的“草原”上草都没长几根。环顾四周,除了住招待所吃泡面,貌似没有其它选择。

今天从张掖过来一路心情复杂。一路荒凉的戈壁,只能看到砂石中间稀疏地长些枯黄的小草,偶尔见到几棵人工种植的小树苗,与传说中水草丰腴的河西走廊简直天壤之别。对于转机转火车打算来看草原的我们,这一路是绝望的。坐一班车到山丹县,再换一班车往军马三场,转入土路后才算是多了不少生气,路两边慢慢有了草原的样子,只是现在都快六月了草还没长出来。沿途还有些村庄和一两个老旧的小镇,似乎时光还停留在三十年前,村庄里的房子都是灰头土脸的泥墙,不仅没有任何粉饰,还都很破败,只有少数房子有人居住的迹象。不过即使再破的房子,院子内外都种着几棵树,比起光秃秃的周围更多了一些生机。班车就在这样的乡间小道上摇晃了几个小时,才来到这个同样停留在三十年前的军马场。

继续阅读
Comments

武功山-第四季

出发前

一直觉得前三次走武功山似乎就在不久前,但仔细一算,距离前一次走已过了六年多。偶尔翻看八年前第一次走的照片,惊讶于年少的自己和栋梁同学。岁月果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但是,前几次走都是夏天,每次都被雨淋得狼狈不堪,也没见过其它季节的景色。这次跟Marc和他的几个朋友约在了11月,有点期待金色的武功山。

一如当年,出发前还是认真地走两趟龙火线作为拉练,虽然感觉体力略有下降,但仍然信心满满。只是出发前一周原计划的船底顶行程由于天气原因取消了,我才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还有负重的体力。

周五晚出发,当天下午如常在公司打球。下班后立即按计划好的时间回家洗完澡再出发,赶到火车站时间刚好。在车上坐了很久之后才突然想起来没吃晚餐,也重新意识到从下午打球到现在头痛和四肢酸痛还在继续,可能是感冒了。还好他们几个带着大包小包准备路上腐败的美食,我就先吃为敬了。

继续阅读
Comments

香格里拉——西方人的意淫

“香格里拉”(Shangri-La),出自1933年美国出版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该书当时风靡美国,香格里拉也成了西方文化的一个热门话题。直到现在,书中描述的深藏于青藏高原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仍是许多人心中的乌托邦。

此后的很多年,许多人都在寻找书中描述的香格里拉,而很多地方也都宣称自己就是那个地方,包括西藏、川西、滇西北、克什米尔、尼泊尔、不丹的一些地方。2001年,云南迪庆州中甸县正式改名为香格里拉县(再后来建市了),在国内“抢注”成功。四川稻城也不甘示弱,把亚丁附近的日瓦乡改名为香格里拉乡(后来升级为镇)。

如果真要考究上述地区是否真的小说描述的香格里拉,那么可以肯定地说,绝对不是,那只不过是地方政府吸引眼球的市场行为罢了。就如同很多人强行把“香格里拉”和藏语(也有说是梵语)的“香巴拉”联系起来,如果看过书的话应该知道前者在书中是当地语言“蓝月山口”(对,仅仅是喇嘛寺所在的那个山口,不包括那个山谷,因为La说的就是山口,底下是叫蓝月谷),而后者指的是一个强大专制的“极乐世界”。还有其它各种牵强附会的解释,就不值一提了。再要深究的话,书中那个香格里拉既有桃花源般平静安宁的社会,又有西方世界带来的先进便利设施,而那个时期的滇西北和川西都是土匪横行的落后地方。

当然很多人会说,小说不就是虚构了这么一个地方吗,认真你就输了。然而我真正想说的是,小说虚构当然没问题,但这种处处充斥着西方人的优越感、丝毫不尊重东方人的意淫,为什么你们(不是我们)会认为这是金子要拼命往自己脸上贴?

来看看西方人在小说中是如何意淫的吧。香格里拉的喇嘛寺管理着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蓝月谷,而管理喇嘛寺的是什么人?是西方人!西方人带来了现代文明——钢琴、浴缸、暖气,带来了西方文化——西方音乐、西方书籍。西方喇嘛和准喇嘛们每天不需要研究佛经,而是在藏书屋中研究柏拉图、感悟他们自己的人生哲理,在凉亭里弹肖邦、莫扎特,享受美食美酒。虽然也有些汉藏等外来人在喇嘛寺里当些普通角色,但当地人则都是仆人、轿夫之类的!这就是那个和谐社会?西方人有先进理念、有文化素养,当地人心甘情愿当不信佛的喇嘛和西方人的奴才,任劳任怨到陡峭的山口上修建起修道院之后又改成喇嘛寺(修道院很容易改成喇嘛寺的吗),大家一片乐融融?在寺里呆了几十年的藏族公主跟语言不通、性格鲁莽、相识不到两月的英国人私奔。各国各族那些修习了几十年的喇嘛和准喇嘛悟性都不如刚来不到两月的三十多岁英国人,最终后者成为下一任领导人。嗯,山谷里还有道观、有儒庙,喇嘛寺里的大喇嘛两百多年前还是个天主教传教士!还有当地人汉藏混居,着藏衣穿汉裤。够了,这种意淫真的够了!

显然作者有意批判西方的激进思维,推崇东方中庸和无为而治的思想,然而他自身的那些西方人的优越感、对东方人的歧视赤裸裸地体现在小说中,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如果说头脑简单的西方人乐呵呵地接受了这个乌托邦的话,汉藏人民也愿意认同吗?与其被利益冲昏头脑自掉身价,不如正视历史做好自己。

(读《消失的地平线》有感。自己十年前写的云南游记标题是《寻找香格里拉》,自我批评一下。)

Comments

新疆-8 故地重游

倒霉的一天

库尔德宁出来。问了不少人都说去恰西的路不好走,Marc还是执意想前往。而我更渴望去夏特,那个正对皑皑雪山的河谷太诱惑人了,但去夏特路程比较远,路况也一般。而香香则盘算着早点回乌市。反正巴音布鲁克已经不在我们行程之内了,为了让姚西和Blue更方便前往阿勒泰,还是要原路返回的。

出来的一路路况很好,午后大家都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巨响,车还在稳稳地走着。停车一看,爆胎了。烈日炎炎之下花了半小时换了备胎,大家都没太在意,只是议论着为什么这么平整的路面会出现爆胎。只有香香比较焦虑,不愿意再去恰西或夏特,因为如果再出现爆胎我们就得等拖车了。

不过我们还是跟着导航往恰西方向拐去,想看看到底路况是不是真的那么差。三拐四拐果然路况越来越糟糕,最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段不可能开过去的施工路段。唉,只好放弃了。

回到省道,Marc换我开车。前面一处十字路口准备左拐,看着有点乱的路口我正想着该从哪里拐,Marc说前面一辆车说跟着走就行了。拐了一半,Marc突然喊“你怎么这么开”。原来前面的车为了超过右边一辆拖拉机跨了实线油门一加冲过去了,而我还在慢吞吞地跨实线开着,甚至没太注意拖拉机的存在。被他这么一喊,又正好有车从迎面开来,我没多想便往右靠了一些,突然砰地一声,车被后面的拖拉机重重了刮了一下。又是报保险,漫长的等待。跟租车公司汇报,听出他们有些气急败坏,租一次车出两次事故还爆了一次胎。

继续阅读
Comments

新疆-7 库尔德宁

库尔德宁位于西天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内,大吉尔格朗河支流库尔德宁河畔,一条南北走向的山间阔谷,拥有国内最大的原始云杉林。

原来计划是那拉提和唐布拉,以及巴音布鲁克。然而一路上遇到的去过这些地方的人都告诉我们,去过喀拉峻就别去那拉提和唐布拉了。考虑到独库封路的问题,我们也得考虑返程的时间。而距离特克斯不远的库尔德宁和恰西原来只是我们的备选方案,由于在网上的知名度并不高,匆匆决定前往的时候,我们还对这两个地方没什么了解,唯一能猜到的就是游客应该很少。

被导航误导进沙石路开了半天才上了大路,边看导航边看路标,发现库尔德宁比想像中要远得多,一路上也完全不像前方有景区的样子,过了莫乎尔乡之后人烟是越来越稀少。终于一处路口见到景区的指示牌,但看导航还有一段距离。有些疑惑地找当地人打听,结果那些人所知道也仅仅是里面似乎是有个景区,但并不清楚到底里面怎么样。

继续阅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