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2019 出发

有些地方去过一次就够了,有些地方去过了会一直想再去。北疆是后者。

有人说,旅行就是要每次都去不同的地方,才能看到不同的风景。我并不赞同,有些地方值得一去再去,即使是同样的季节,也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会有不一样的感触。

四年过去了,同样的季节,我还想去伊犁。同行的除了Marc,还有学文。为了照顾Marc的假期,还有我想穿越库尔德宁到喀拉峻的念想,还有我想去喀纳斯的愿望,考虑了季节、交通、机票价格等因素,我们制定了一条有很多未知数的路线:乌鲁木齐(飞)库尔勒(班车)和静(班车)巴音布鲁克(?)库尔德宁(徒步4至5天)喀拉峻(班车)特克斯(班车)伊宁(?)赛里木湖(?)喀纳斯(徒步)禾木(班车)阿勒泰(飞回广州)。

在准备好几天徒步和露营的装备,还有应对恶劣天气的装备,仔细研究了几篇穿越的游记和攻略后,带着许多没有确定的计划,我们出发了。

刚一出发就遇到了麻烦。我下班前处理事情晚了一点,匆匆打车回家。回到家没及时告知学文,他出发后找共享汽车又多花了些时间,等到接上我的时候已经比计划晚了半小时。到了机场没找到停车点,多转了一圈后我带着两人的大包先下车,学文继续找停车点。来不及等免费摆渡车,我背着两个大包挤上了私人的收费车。赶到T2被告知已经过了办托运的时间,要去特殊行李柜台。排了两分钟后发现排错队,又找到正确的柜台。工作人员说登机口还有15分钟关闭,正好学文已经赶过来,我估计可以赶上。按要求把外挂的三脚架塞进大包,安检大包时出现报警。拿出相机电池(原以为只有充电宝要随身带),仍然报警。想起还有头灯,安检员说头灯不用拿,他再检查看有没有别的电池就行了。结果还是不断报警,我们心急如焚地等他反复检查,早知道还不如让我拿出头灯!办完托运两人飞奔过安检,安检人员把我那一堆随身带的电池和充电宝一个个拿出来计算总电量有没有超标。耐心等他数完我急忙把所有东西一股脑塞回包里,准备飞奔去登机口,却看到学文还在仔细地装包。我拿起他的单反和防潮垫喊声我先过去就一路狂奔,跑到登机口一看已经关闭了……超时不到2分钟,工作人员不给通融。我一脸沮丧摊坐在椅子上,学文过了几分钟才赶到。

只能改签机票了!我们被告知要把托运行李拿回来才能办改签,等半天一直没有托运行李的消息,下一趟航班时间越来越近,该不会这班机也赶不上吧!几个柜台来回跑,反复跟工作人员解释说我们的托运行李本来就因为超时要由后面这趟航班托运的,没必要非得把行李拿出来再让我们重新办托运。柜台经理最后终于按我们的想法跟托运部门协商好,我们才顺利地办好了改签。至于改签费用嘛,我决定回家后要努力搬砖了!

到快捷酒店只睡了三个钟头,天还没亮又重新赶去机场。去往库尔勒的飞机沿着天山低空飞行,右侧舷窗外成群的雪山似乎触手可及,140块的机票简直就是超值的观光票,心情一片大好。

乐极生悲的事情又降临在我头上。从库尔勒机场打车到客运站,进站后才想起相机包落在出租车上面了,突然间心急如焚。在微信付款上留言给司机,暂时没回复。问巡逻的JC小哥哪里能看到监控,说去对面治安亭。跑去治安亭,说监控坏了,要去路口派出所看路口的监控。跑去路口的派出所,JC大哥耐心地查了半天监控,说看不清车牌。又查了半天别的监控,说大概看出来发,但不能查到司机是谁,要找外面的另一位JC。焦急地继续等着,还是没消息。我们自己打到出租车公司,对方说不能查司机电话。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当地电话打来了,果然是司机看到微信留言打过来。半小时后终于等到司机把相机包送了回来,欢呼!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