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2019 巴音布鲁克,巩乃斯

班车坐到和静,再转车往巴音布鲁克。周围的人对我们这个时间去巴音布鲁克感到很好奇,都说现在不是旅游季节。这时我们是有些心虚的。虽然事先知道还没到最好的季节,但想到伊犁河谷的高山上已经繁花似锦,相似海拔又更靠南的巴音布鲁克应该不至于差太多吧。但又想到两年前同一时间在祁连山下那几乎光秃秃的草原,我们似乎猜到了巴音布鲁克此时的样子。

司机以为旅游淡季坐不满人,结果一路上不断上人,整车塞得满满,车门口的行李都快堆到车顶了。我想就是因为多了我们三人,还各背了一个大包。车开了很久,从平地开进一段河谷,之后开始缓慢地爬升,中午还穿着裋袖的我们早已加上了长袖,此时还感觉寒气逼人,窗外的山坡上也出现了大块的积雪。由于大包被层层压在底下,我们只能靠单薄的衬衫硬扛着。翻过山之后的路边开始出现大片的草原,我们来到巴音布鲁克草原了。接近三百公里的路程,从两点多一直开到七点多,终于到了镇上。

冻得直哆嗦的我们赶紧躲进路边商店,把衣服一件接一件地套上,打听吃住交通的情况。此刻整个镇都冷冷清清,路上看不到几辆车,我们也是视线所及范围内唯一的游客。就近找了家旅馆,整个旅馆就住了我们三人。据说旺季的时候所有住宿都要爆满,价格也要涨几倍。

第二天起床,寒意逼人,远处山上覆盖着昨晚刚下的雪。从昨天开始阴天,看天气预报未来几天都是阴雨,原计划的看日落,算是彻底没希望了。但既然来了,景区还是要逛一逛的。从旅馆出来,两位阿姨千叮万嘱一定要带够衣服。到昨天的路边商店,老板娘也是一再叮嘱。

首先来到天鹅湖,看起来就像个养了几只家鹅的池塘,略感失望!这个湖不是这些天鹅唯一的栖息地,这一大片草原中的很多湿地,都可能有天鹅在那里度过夏天,培育它们的下一代。而我们前一天刚经过的库尔勒,一到冬天就会有很多天鹅到那边过冬。

接着来到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旁边的那个山顶。果然,草原一片枯黄,再加上灰蒙蒙的天,我们终究是跟巴音布鲁克少了点缘分。但是,站在高处俯视一望无际的草原,感受天地辽阔的感觉,真的很惬意!等到草原一片碧绿,天空一片晴朗,落日的光辉洒在蜿蜒的河面上,一定无比壮观。此刻我们只能在唏嘘中想像这样的场景。

不过这会我们还是玩得不亦乐乎。这边摆拍完那边摆拍,这头发现一小片点地梅,那边发现黄花丛中几朵婷婷玉立的伊犁郁金香。

回到镇上再住一晚。第二天没等到发往新源的车,我们又跑进那家路边商店求助。老板娘路见不平,把自己老公派出场了,软磨硬泡让他开着自己的车把我们送出去。感谢热情的老板娘和略不情愿的老板,感谢旅馆两位和善的阿姨,我们又愉快地上路了。

回到前天积雪的山上,车子拐上了更陡的上山路,我们终于明白为啥老板不太情愿开车送我们过来。山坡上的积雪越来越厚,之字形的盘山路旁边是陡峭的深谷,浓雾和一辆接一辆的卡车让这一路危机四伏。

然而车子刚刚翻过达坂,这边绿油油的草地,一片片的树林,从林边草地缓缓流过的小溪,好一派春天的景象。这时我才似乎明白了,天山把大西洋的水汽拦截在北坡,北麓的巩乃斯、伊犁河谷此时已经进入春天,而南麓的巴音布鲁克降水稀少,冬天刚刚过去,春天还没到来。天山南北的季节差异,更多是由于降水差异造成的,而不是纬度或海拔。

刚刚进入春天的巩乃斯,看起来处处是风景。据说再过段时间,这里也会迎来旅游旺季,路边会搭起成片的蒙古包,周围也会挤满游客。

我们选了处靠近主路的景点喇嘛沟,顺便进去逛一逛,成为了景点里仅有的游客。野花只零零星星开了一些,我们仍乐此不疲地寻找周围一切春天的气息。可能因为还在沉睡中的巴音布鲁克让我们这两天太压抑了吧,刚刚苏醒的巩乃斯看起来那么生机勃勃、欣欣向荣。

随后来到巩乃斯林场,老板帮我们打听到和静去往新源的班车不久后要经过这里,于是便在林场停下了。据说班车还在艰难地翻山过程中,没那么快到,我们便在特产店买了新鲜的羊肚菌、野菜,饱餐一顿。不得不说,新鲜的羊肚菌实在太鲜美了。

班车司机每次都只在电话里说还在翻山,或者已经翻过山了,却不说还有多远路程,或者大概多久能到,只说差不多了,让我们在路边等着。我们匆匆吃完,却发现他仍然还是差不多。担心司机没听清我们的位置错过了,我站在路边等了又等,一直不见班车的踪影,只有一辆又一辆的大卡车,还有头上不断盘旋的十几只雄鹰。大概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班车才终于出现,这就是他所说的差不多吧。

班车沿巩乃斯河前行,河谷风光如画,可惜他们两个一上车就睡着了(所以下图是没有稳定器的视频截图)。很快天空就下起雨来,明天就要开始徒步了,我有些担心。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