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2019 赛里木湖

去往赛湖的班车,只有几个游客。路上突降大雨,前面山体塌方,阻断了道路,大家都焦急地等着通车。旁边小河里泥浆翻滚,像是小型的泥石流,看着有点吓人。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路面才恢复通行。

经过果子沟大桥,天空早已放晴,蓝天映衬下的大桥气势宏伟,可惜班车不能随便停下来给我们拍照。过了隧道,我已经准备喊司机停车了,却发现当年布满毡房的山坡上如今一个毡房都没有。没有 Plan B,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办,只好跟着车一路来到赛湖的东门,四周除了几间豪华酒店,找不到任何其它的住宿。习惯了节俭的我们又是查手机又是到处问,只有倒回去几十公里外的果子沟才有便宜的住宿,刚才一着急竟没想到可以住果子沟,这会再要回去的话可就太远了。最后我们跟同车的两个女生合住了一套四床位的复式套房,此行终于入住了一次豪华酒店。

虽然外面阴着天,但离天黑还有不少时间,我们便打算进去景区看看。到了售票处发现门票不再是24小时有效了,只能当天有效,我们只好放弃买票,到门外随便转转。碰巧前面有个小女生跟门卫求情之后便蹦蹦跳跳进了景区,我们赶紧学人家小女生装可怜,也很顺利地溜了进去。阴天的赛湖没什么色彩,逛了一段距离后天渐渐暗下来,又下起了雨,我们赶紧拦了辆车出来。

虽然酒店住宿费不低,但餐厅的面食份量还真大,吃晚餐还送早餐,也算是对得起这豪华的住宿,虽然第二天我们没来得及吃上那份早餐。

天一亮就听到楼上女生喊着有朝霞,等我们收拾整齐的时候,朝霞早就没影了。不过好消息是天空放晴了,这两天的担忧一扫而空。为了赶着早点进景区,我们放弃了赠送的早餐,急急忙忙来到售票厅买好票等着开车。虽然司机口口声声说不等人,后来却还是等了一队磨磨蹭蹭的游客,于是我们就跟这队大叔大妈们一路同行了。

环湖公路的景点实在太普通了一些,可能是天还不够蓝,草也不够绿。好在大妈们对景色并不太挑剔,更专注于乐此不疲地拗各种造型拍照,学文很快便成了她们的御用摄影师。这么一来,只剩下我和大叔们显得没那么合群,也许……我就是大叔中的一员?唉!

一路转到赛湖的西面,景色才渐入佳境——草地上越来越多的各色野花,另一边山坡上的草地也开始变得绿油油,山腰上的针叶林也显得郁郁葱葱。此时我又特别怀念当年住在这片山坡上的那晚,第二天早上那片沐浴在晨光中的开满野花的山坡依然徘徊在我脑海中。

快到南门,赛湖之旅似乎就快结束了。然而此时我们却发现山坡上有零星的金黄色花朵,一定是金莲花!本以为还没到金莲花盛开的季节,没想到这片山坡上的金莲花越来越多。观光车终点站在南门附近,这里的湖边草地上整片都是金莲花,这些漂亮的花朵在明媚的阳光中闪耀着金色的光芒,令我们激动不已。我们一下忘了后面的行程,蹲在花丛里一拍就是一个多小时,大概把各种想到的角度都拍过了,仍感觉没把金莲花的美貌拍出来。

学文打听到山上的栈道可以通到山顶,还能看到果子沟,原来我们当年错过了这么好的地方呢。沿栈道的台阶一路向上,一下子便大汗淋漓。山腰上一片平缓的草地,开满密密麻麻的毛茛,比在其它地方看到的都要密,几乎就是一整片的黄色。从这里俯瞰赛里木湖,有一种别样的美。再往上的坡度陡然上升,我们识相地把大包丢在路边,轻装上山,想必也没有人自讨苦吃在这地方偷走我们的大包。

山顶被铁丝网隔出了一道围栏,在围栏这边看不到果子沟。好在早有勇士把围栏踩出了一个缺口,于是……我什么都没说。站在山顶上,果子沟的全貌一览无遗,可惜的是天上的云层已经厚厚实实地档住了阳光。站在山顶看着朝向果子沟一侧的陡坡,让人不禁腿脚发软,再向前几步就得粉向碎骨了,而此时风又那么大,眼界又那么开阔。

我们在山顶的草地上又发现了一种黄色的鸢尾和一种白色的郁金香,赛湖的六月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各种野花竞相开放。根据后来网上查到的资料,这里的金莲花品种是阿勒泰金莲花,黄色的鸢尾是中亚鸢尾,白色的郁金香则是北方比较常见的老鸦瓣,虽然贵为郁金香的原生种,但由于在中国分布范围最广,被起了个这么土的名字。

下山,出景区,虽然还有不舍,但我们还要赶往阿勒泰。

景区门口见到了伊犁过来的当天往返的旅游班车,可能从伊犁过来赛湖坐这种车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赛湖的精华就在南门附近这一片,也不用考虑住宿问题了。

出了门口,发现没有通往马路对面的人行道,问旁边的环卫工人,说直接横穿过去。这……这可是高速公路,而且就在隧道口,实在太危险。但……也找不到其它办法了,好在车不多,观察了好一阵,算是安全穿过了。

打电话询问伊犁客运站,去往阿勒泰的班车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经过这里,但是不是已经开过了却没人知道,我们只好在路边等着。一等半个小时过去了,不见那趟班车的踪影,想必应该在我们出来之前就已经通过了。其它顺路的班车也没见到,我们只好改变策略,拦顺路的私家车。接着又是拦了半小时的“新H”牌照,没有停下来的。好不容易看到一辆车在前面停了下来,结果人家是下来解手的。我厚着脸皮跑上前搭话,发现那辆车已经满载了。于是我们只好再调整策略,“新A”和“新B”都拦,只要能到奎屯,我们再坐火车北上。又是将近半小时,终于一辆轿车把我们带上了。历时一个多小时才搭车成功,看来是我们形象太差了。

司机是一个年轻的大哥,来这边出差,说只能带我们到乌苏。我们都是不善于聊天的人,所以一路上有些安静。从赛湖一路往东,由于这边地势比较高,前面也没有遮挡视线的东西,一眼就能看到几十公里外低洼的平原,而不知道是光线折射还是什么原因,那片低洼的平原看起来有点晃眼,我竟一直以为那里是艾比湖。想起几年前似乎也是在傍晚时分经过这段路,看到同样的景象,恍惚之中便有了些睡意。

车还没到乌苏,司机想下高速,便把我们放在临时停车区了。天色已经黑下来,我们在高速路边招着手,希望哪个良心司机把我们带上,不管去哪,只要别把我们丢在高速路上就行,想想也是悲凉。好在这次运气不错,十几分钟后一辆去往乌鲁木齐的长途大巴把我们带上了。虽然我们只能坐在驾驶座旁边的地板上,但却感到十分踏实,至少我们能稳稳当当地到达奎屯,时间也能赶上去往北屯的火车。

车到奎屯,我们被放在高速出口,赶到火车站买到了最后两张卧铺票,大喜。买票时有个有喝多了的小哥一度想找我们麻烦,后来一听说我们是广东游客又突然变脸,客气得不行,实在让我们有些哭笑不得。一路上遇到的新疆人对外地游客真的很友好,感谢热情的新疆人民。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