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里亚丁行——10.3 到嘟噜

_ 前一天晚上还在争论这里到嘟噜到底有多远,我认为至少要走三个钟头,而队友还相信马夫说的只有两公里路程,而实际的路程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之外,我们整整走了超过六个钟头。这样算来,后面几天如果仍按原计划的速度,我们得多花一天走完全程。 这计划外的一天行程,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_

10月3日 水洛乡——嘟噜村

由于前一天实在劳累,这天我们都睡了个懒觉。天亮了好久才懒洋洋起床,洗漱,在小卖部买泡面作早餐,向小卖部要开心装水壶里,打包行李,准备马夫的粮食,再跟店主人小吵了一架。早就听说这一带藏民不够厚道,果然因为好多小事情跟我们不停的计较争论。不过也许人性本来就如此吧,涉及到利益的时候可没得讲阶级感情。

终于把一堆大包和一袋袋公用物资固定在马背上,结算好在这边的消费项目,开始了这梦想及计划了很长时间的徒步之旅。此时已经快十二点了,离北京队出发也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吧,实在担心今天能走多远,Simon定下的目标是到白水河,或者金矿。听马夫说到东拉村要两个小时,这样算来,到嘟噜至少要四小时了。

虽然只有七个人,六匹马,可走在路上也算有点声势。穿过村子(此时发现水洛有两个废弃的碉楼)后便是上山的路,这一小段路可是让我们这群好久没运动过的城里人气喘吁吁。随着不断的升高,看见脚下的村子越来越小,视野也渐渐开阔起来,看清楚水洛河谷原来是一个V形谷,而不是原先想像中的U形谷,这使得我们只能在半山腰上走,因为根本没有平坦的河滩。

没多久便进入了一片只剩下光秃秃的黑色树枝的松树林。马夫说这是片烧过的树林,是一个哑巴纵火烧起来的,哑巴后来被处决了。很巧的是,后来查其它资料的时候刚好看到05年的新闻说水洛的森林大火,不知道是不是指的这起火灾。走了好几分钟都还是烧焦的树木,可以想像大火的规模。

出了森林,可以清楚地看见水洛河了。随后的路程便是一直沿着山腰上的路走,一路要路过不少村子。马夫说他们户口本上写的是蒙古族,不过他们是信藏传佛教的,而就我们看来他们也跟藏民没任何区别,一路上跟路过的藏民也交流得很好。当然我们也跟路过的藏民热情的打招呼,真喜欢这种感觉,又想起在雨崩的日子,其实人跟人之间在没有利益关系的时候可以这么和谐。不过好像这一路的藏民不太喜欢说“扎西德勒”,跟他们说了都没什么反应,反倒说“你好”会有反应,还是雨崩有意思点。

记得路过第一个村子的时候,有个老伯伯就站在村口给我们送核桃,拿了几个,不断的道谢,马夫说你跟他说扎西德勒就行了,原来老伯伯要的幸福就这么简单。好硬的壳,只好用牙齿咬,哇,不光肉的颜色好看,味道还相当不错呢。突然觉得走在这路上也是一种幸福,嗯,原来我追求的幸福也很简单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停下来休息,马夫说边上的梨子可以摘。我一听来劲了,跟Simon一起摘了几个,虽然有点酸有点涩,不过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一直到快三点的时候,才远远的看见水洛河边的东拉村,看来今天走不了多远了。再后来路过一个村子,一群小羊出现在一户人家门口,土包子们又来劲了。小羊实在是可爱,更可爱的是有个小女孩跑过来抱起一只小羊送到Cherry手上。可惜拍这个场景的时候被威猛高大的Matt挡到镜头,可惜可惜。

这路实在是漫长,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坡,还没看到嘟噜村。后来惊讶地发现山坡上长着仙人掌!说明这水洛河谷也算一个干热河谷,虽然对面山坡也光秃秃的,但相对澜沧江河谷算是好多啦。

路上实在有点沉闷,只有村子里的小孩子成了我们最喜欢拍的对象了。后来看到前面的Simon拍着路边的几个姐姐,她们居然在问用不用给钱,哈哈,有意思。

继续绕过一个又一个山坡,穿过一个又一个村子,太阳也慢慢落到山背后去了。六点,才走到嘟噜村,实在没力气了,就地扎营吧。

左看右看,除了公路就只有山坡,好不容易Cherry发现一小块平坦的地方,刚好够几个帐篷,不过要先爬一个小坡,跑上跑下还真是麻烦。

拍彩虹,搭帐篷,到村子边上的小溪里洗澡,生火做饭,烤玉米,看星星,营地的生活丰富多彩。不光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彩虹,更看到了这辈子还没见过的银河。贡嘎的星空我错过了,今晚的星空我要看个够。

今晚星光灿烂,烤玉米很香,我也睡得很香……

Comments